这药是顾少送的,助理心知肚明,否则也不敢随便用。

她是希望垚垚跟顾少能快点和好,还是喜欢以前甜甜的小公主。

所以最近也在旁敲侧击提顾少。

陆垚垚无动于衷,吃了几口,胃口缺缺,让助理收拾干净,自己缩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起了剧本。

她演的这部《香醉错》,随着剧情深入,她越演越喜欢,女主的一句台词,翻译过来,她也特别喜欢:搞男人不如搞事业。

她本没有什么大志向,做事就是图开心图快乐,但是演员这个行业干久了,能够体验不同的人生,渐渐也喜欢上这个职业,想做好,想取得成绩。

这是内在的驱动力所获得的快乐,不是靠跟人比较而得到的。

爱情啊,是一时的荷尔蒙,并且需要对方配合给予;而工作的成就感才是持久的,能自己给予的。

今天能悟到这一点,又是进步的一天呢,她心满意足地抱着剧本入睡。

大概是痱子粉起了作用,第二天起来时,脖子后面的小红疹已经没有了,加上今天的戏,是与男主角在卧室床上的戏,所以不用穿厚重的外衣,只需要穿一套薄薄的丝绸内衣,所以一早起来,简直神清气爽。

和助理在酒店餐厅吃早餐时,助理小声道

:“顾少好像也住在这家酒店,刚看他出去。

“你很关注他啊?”陆垚垚看了一眼助理。

“没有,没有。

”助理马上闭嘴。

其实口是心非,确实

很关注的,况且顾少走哪都自带荷尔蒙让人心跳,她这个颜值粉、脑残粉抵抗不住。

陆垚垚吃了两口,又看了眼助理,有点忍不住问

:“他来剧组做什么?”

许昭最近又不在剧组。

好奇一下前男友,也算正常吧?

助理见她终于肯谈他了,马上回答:“这还用说吗,当然是来探你的班了。

陆垚垚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,拍拍手:“走吧。

等到了片场,造型师替她换今天剧情所需要的服装,她顿时神清气爽。

因为今天的情节是她和男主在卧室的床上醒来,也是所谓的“床戏”,所以造型上,穿的比较清凉,所谓的睡衣,上边是一条菱形肚兜,四个角用细绳绕在后背系着,下边是一条丝绸白色裤子。

整个后背除了两根绳子系着,就是裸.露的。

陆垚垚开心极了,虽然对于戏里的女主角来说是大胆的穿着,但对她来说就很正常,比她很多晚礼服都保守,不露腿、不露.胸。

在这炎热的季节,不用再穿厚重的外套,不要太爽了。

剧组里几十号人,大家各忙各的准备工作,对于演员的服装造型也是司空见惯,不会特别关注。

陆垚垚和演男主的男演员刘凯提前坐在床榻边等待时,顺便又对了一下戏。

因为最后一个镜头是男主要把她肚兜的细绳解开,为了一会儿能够一镜通过,陆垚垚好心提醒男演员

:“你看到这个结扣没有?一会儿

你只要拉这个头就行。

她里边还穿着裹胸呢,很安全。

而且演戏嘛,旁边十几个摄像头对着,对于他们来说都太习以为常了。

男演员也看了一眼,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

两人对了一会儿剧本,导演和摄像都准备好了,陆垚垚看了一眼导演,等待他说开始,结果,眼光的余角看到导演旁边坐着一个人,不是顾阮东还能是谁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