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海鲛珠犹带水,满堂罗袖欲生寒。烛花不碍空中影,晕气疑从月里看。

长春的夜晚并没有形象中那么冷清,尽管冬天的气温很低,晚上接近零下三十度,但仍然挡不住人们出门欣赏夜景的心情,虽不如南方城市的夜晚那么热闹,但三三两两结伴夜游的人也并不在少数。

离开了古街‘御膳房’,陆山民拒绝了柳依依继续作陪的好意,与海东青一起独自欣赏长春的夜景。

与白天不一样,夜晚的冰雕、雪雕在灯光的有机结合下,惟妙惟其,美轮美奂。

净月公园、长春世界雕塑园以及南湖公园。园内不仅有和冰雪有关的运动,迷人美丽的灯光秀,还有极具设计感的冰雕,令人流连忘返。

没有了柳依依在,不用猜对方言语中的深意,也不必颇费心思精雕细琢的说话,两人就像一对普通的游人,单纯的欣赏着别具特色的异域风情。

两人在五光十色的公园里漫无目的闲下游,灯光在冰雕的折射下散发出迷离的色彩,仿佛置身于梦幻之中。

不远处的滑冰场,一群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在冰面上翩翩起舞。

近处,几对小情侣辗转与不同的冰雕前拍照。

人行道上,到处是老老少少一大家子携手游园。

陆山民是个喜欢清静的人,这是第一次在人多的地方感到惬意。

两人驻足在滑冰场前,海东青嘴角自然的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陆山民哈出一口浓浓的白雾,淡淡道:“我们这一路走得太快,走得太急,忽略了路上太多的东西,有时候停下来,放缓脚步,不要走那么快,平心静气的去看一看,这一路除了艰难险阻之外,也有养眼悦心的美景”。

海东青淡淡道:“所谓的欣赏美景,与沉迷赌博、游戏、毒·品没什么两样,都是逃避现实,贪图享乐,流连忘返的时间长了就会迷失自我,就会忘了原本的目标,也会忘记抬脚迈出步子”。

陆山民转头看向海东青,她虽然嘴上反驳,但脸上放松的神态说明她并不是完全不认可。

“只要不沉迷其中玩物丧志,也没那么严重吧”。

海东青淡淡道:“人性是懒惰的,不一鼓作气,一旦松懈下来,想重新回去就难了”。

陆山民只是笑了笑,没有反驳,一个长期绷紧神经严格自律的人,是很难一下子改变思维和行为模式的。不过他也赞成海东青说的话,大部分人确实是如此。

两人正说着话,一对手挽着手的中年男女走了过来。

女人热情的说道:“两位能帮我们夫妻俩拍张合照吗”?

陆山民看了眼体态丰腴的女人,又看了眼略带憨厚的男人,笑着说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我不太会照相”。

男人递出手上的相机,“相机我已经调好了,你呆会儿只需要按一下快门就行了”。

陆山民接过相机研究了一番,“那好吧”

女人道了声谢谢,挽着男人走到了一旁的冰雕前,冰雕雕刻的是天女散花,在灯光的修饰下,栩栩如生。

陆山民拿着相机对准中年男女,两人在冰雕前摆了好几个造型,一个比一个甜蜜,比处于初恋期的小情侣还要亲密。

拍了几张照,陆山民将相机还给两人。

“冒昧的问一句,两位结婚多少年了”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