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少爷们已经在星光,我现在带你过去。

那晚她下班后,王瑞走到她一侧陪她往前走,低声提醒。

她其实没有答应钟麦跟张明媚的提议,但是听到王瑞的话她也没惊讶。

一切都在预料中。

反正她也控制不了,索性去看看傅衍夜究竟想做什么。

上车后看到旁边放着个白色的大盒子,她手里捏着手机,用手机将边缘挑开淡淡的看了眼,是件浅蓝色的礼服。

只淡淡的一眼,她拿着手机松开那个盒子,然后低头发消息。

袁满在前面往后看了眼,问:“夫人,帮你把挡板升起来吗?”

“不必。

卓简清透的嗓音,转眼,带着点惆怅的眼眸看向窗外。

但是如果早知道媒体在,她一定会穿上。

顶层偌大的宴会厅门口此时最起码有十台摄像机。

.com

傅衍夜是请了媒体的。

并且不少。

卓简身上穿着简单的灰色西装,还戴了顶米白色的针织帽。

记者看到她都愣了。

拍摄前问她:“傅夫人不用去换下礼服吗?”

傅衍夜跟苏白他们正在门口里一侧聊天,听到外面的声音他转眼朝着门外看了眼。

见卓简穿着简简单单的西服,再看她头顶上,不自觉的抿唇一笑。

她这样子,看上去更显小了,还有股娇气横生的味。

“不用换了,她刚下班,匆匆赶来,这样就可以。

傅衍夜走出来,到她身边的时候已经跟摄影师说完,手自然地搭在了她的细腰上,眼眸忍不住又看了眼她头顶的帽子。

卓简悠悠的抬眼与他对视了眼,“准备很充足哦。

“咱们儿子的百日宴,自然得准备充足,进去吧。

她下班晚了点,节目马上就要录播了,但是她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里面何止是朋友,还有些她不认识的跟他们年纪相仿的人。

大家看到才进来的人,纷纷都投去好奇的目光。

看着这个女孩,穿着也朴素简单,不太像是卓简。

难道是走错门了?

毕竟去年她还是长发飘飘,温柔大方。

可是如果不是卓简,这大庭广众的,傅衍夜怎么可能搂着别的女孩那么亲密?

那到底是谁呢?

她的头发太短了,短到让人不敢认。

张明媚跟钟麦抱着双胞胎过来,钟麦忍不住吐槽:“你怎么穿这样就来了?”

卓简无奈一笑,心想也没人提前告诉我一声不是?

“穿这样挺好的。

傅衍夜说着,主动走到她身后将她外套取下。

卓简觉得有点别扭,但是低着头脱衣服也没说别的。

果然,在外人面前她要乖巧的多。

傅衍夜多看了眼她。

卓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对他们笑了笑,随即就看到傅衍夜在脱外套,她扭头直直的看向他。

她的眼眸像是月亮那么漂亮温柔,傅衍夜抖擞着自己的外套,随即便披在她的肩上。

她自己又不是没有外套。

干嘛把她的脱了,又披上他的?

卓简望着他,不明白他干嘛搞得这么复杂。

傅衍夜定睛看她,“我的外套厚一些,会暖很多。

“……”

卓简无言以对。

他就是仗着人多,故意装情深。

张明媚跟钟麦看着他们夫妻一句话也没有却配合很默契,忍不住一笑。

张明媚问她:“你看这小家伙在我怀里多乖啊,我当他们干妈好吗?”

“好!”

“那我就是干爸了。

苏白突然走过来说道。

卓简笑笑:“好。

这应该是孩子们的福气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